這三天在家看完MOD的【一枝梅】,好好看喔...()

連林小弟都會說ㄧ枝梅,也很感謝他沒跟我搶電視。 

雖然麻吉剛看完第20集的時候ㄧ整個憤怒...因為完全看不懂...而且覺淂導演收尾的有點差...

但是今天早上我突然醒了耶!一些小小細節開始讓我了解,所以在下面討論一下。

如果有人有其他的想法也可以提出來討論喔...

首先,一枝梅死了嗎?

他沒死喔~剛開始麻吉還想說,怎麼背被砍一刀就倒下了,之前差點砍到心臟都還有力爬山逃亡還逃回家裡

後來,上網看到大家討論的,壞蛋拿來砍一枝梅的是ㄧ枝梅自己的刀,是當初孔葛拿給ㄧ枝梅的那把無刃刀。

被無刃刀砍到當然死不了,而壞蛋太過於自信於是沒有檢查一枝梅是否死了,也由於過於自信才會閃躲不了施厚迎面而來的一刀。

那ㄧ枝梅躺在地上幹啥不起來?

他正在回憶他人生中的兩位父親,仇算是報了,總是會有那種了結的感覺。

龍兒在地下室裡看見自己的夜行衣時為何說丰純沒死?

因為原本掛在那的夜行衣被丰純穿出去假扮一枝梅要誤導壞蛋追捕的方向,龍兒要出發前往宮的時候看見夜行衣又被掛了回來。那種喜極而泣,再度為兩者的情愫添一票肯定。(鼓掌)

 

畫面很快的跳到四年後,那個缺了牙的臭小孩狗屎是誰?

看那個樣子很明顯是龍兒的爹和ㄧ片丹兒所生,他們不是圓房了嗎?那個缺牙又髒的樣子根本就是龍兒的爹翻版,這個也看不出來就太遜哩~況且當初龍兒的爹撿龍兒回去要取名的時候不是有講過想幫孩子取名狗屎嗎?想必是ㄧ片丹兒按照老公的意願取的。

至於丰純說這小孩怎麼言行這麼像龍兒,就證明了這狗屎應該常接觸龍兒,學習到了龍兒的言行舉止。

閣彩認出龍兒就是ㄧ枝梅了嗎?

我覺得四年前很清楚的說明了閣彩終究沒有沒有見到一枝梅的真面目,但在她出發前去濟州的那天,最後的時候有回頭。

我想在那當下其實她是心裡有一點疑惑的,但很可能是ㄧ閃而過,並沒有大到讓她想去追問。

四年後,當她再次回到客棧與纖纖相遇,問起那個人還好嗎?在那之前她應該早已經猜想到龍兒就是ㄧ枝梅的事實,而且應該也知道龍兒沒死。在這段時間他們應該再也都沒有見過面了。

最後她也回到第一次遇到龍兒的地方,回憶起小時候和李謙在樹上的談話,後面不是跑出龍兒跟她說話的聲音嗎?這就表示其實她已經知道龍兒就是ㄧ枝梅了。

孔葛買的鞋到底是給誰穿的?!

孔葛回到當初應該是訓練龍兒的海邊定居,鞋匠好友送來兩雙鞋,原先麻吉認為孔葛及丰純父女倆所穿。

但是網上流傳著說孔葛所說的那句〝話說,那個丫頭又跑哪去了〞韓文原音應該是說臭小子而非丫頭,由此可證那雙鞋最少有一雙是龍兒的。也有ㄧ說因為第二雙鞋很小,所以這兩雙鞋是龍兒跟丰純的,因為孔葛大叔兩雙都沒試穿啊~

不過麻吉認為,裡面沒有丰純的鞋。

那麼丰純到底有沒有跟龍兒在一起?...(怒!)

麻吉的私心讓麻吉看不清楚,只覺得他們應該是有在一起的…(完全的混亂,好希望他們在一起喔~淚奔)

話說麻吉認為龍兒終究沒有摘下面具面對閣彩的原因,就是因為在他心裡已經選擇了丰純。

最先或許他是感動於丰純為他的付出,所以他送燈給丰純的時候也說了,或許他的心裡還會有ㄧ個人(閣彩),但是他問丰純這樣還願意在事情結束後跟他走嗎?

然後在丰純被孔葛大叔抱著衝撞下懸崖的時候,他也是十分悲痛的。君不見他奔去救援的時候只喊著丰純的名字,而沒叫半句孔葛大叔嗎?他的難過跟先前閣彩被綁架時比較起來比較像是不捨,而閣彩那段比較偏憤怒。

麻吉有在猜想,以先前龍兒又再次對丰純的承諾,說自己絕對不會放開她的手,所以宮一戰結束後,龍兒應是會想要和丰純一起生活的。

以及在市集丰純遇上ㄧ片丹兒及龍兒生母的時候,那種雙方臉上的表情來看,丰純應該不常跟ㄧ片丹兒見面,甚至在四年間未曾見過面。

但是跟龍兒的生母,雙方都有那種很複雜的表情,像是已經熟悉有話要說卻又不方便說的那種感覺。

所以很有可能是,龍兒與丰純是在一起的,而且丰純用自己的技能(還記得她先前做出的令牌嗎~和第一集一支梅偽裝送冰塊的人潛入宮中那個令牌又不同)協助一枝梅的行動。但是礙於一枝梅必須是死去的身分,所以對他人有所隱瞞。

那到底還有多少人知道?

我看該知道的都知道啦~包括村裡的好朋友們。

第一集片頭就是四年後一枝梅再次侵入宮前和好友們的計畫行動,裡面有第20集裡還不知情的獵戶大叔兒子。

還有村民們提起一枝梅的時候都口徑一致的說死了死了,以他們八卦的個性,如果不是特意隱瞞什麼,怎麼可能是這樣的反應。

鞋匠他爸改行當說書的,狗屎一直糾正他,還說怎麼都記不起來,這就代表他們是先擬好一段說詞,想要說服大家一支梅已經死的事情。

麻吉的想法必須虎頭蛇尾的結束了,因為被人笑說我太閒,難怪我會這麼黑XD

 

nature2li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